行百里者全靠死磕


【大鱼海棠】(鹿神x我)酒馆杂工和店老板的爱恨情仇。【13】

雪一直没停,鹿老板出去也没带个披风什么的,我有点担心他的小身板遭不住这风雪,怕是要感冒。
鹿老板不在我只好临时兼职前台,体力活干多了都快不会算账了。还好这个时候客人不多,倒也不麻烦。我半个身子压在柜台上,左手托腮,看着店里的客人们,右手百无聊赖地转着鹿老板的毛笔玩儿。
啊,这时候要是有个账本看上去就更像样了……等等?
我小心翼翼地拉开柜台的抽屉,发现,鹿老板总是拿着的小本子安安静静地躺在里面。
哇塞居然不是我看错了,真的没带走啊!
我颤抖着抽出那个看上去超级普通的蓝色封皮的小本子,放在桌面上很认真地考虑要不要看一下……不不不不能看,这算是侵犯个人隐私了吧,我是个遵纪守法的好公民……可是好想看哦,一辈子可能就这么一次机会……啊好像有点夸张,不过估计也差不多了,哪儿来那么多反常天气让鹿老板出去开会啊……
我正在内心斗争的时候阿江悄咪咪地出现在了我的身旁,突然开口说哎呦这个本本我想看好久了哎,你从哪儿翻出来的?
我吓了一跳,差点给他跪下,大哥你出现能不能有点动静啊?!
我说鹿老板走时候放抽屉里了……我一时好奇就拿出来了,你别告诉他啊。
哪能啊,咱俩这是共犯啊嘿嘿嘿。阿江伸手拎过那个小本子——我没来得及拦——迅速地翻开了一页。
……卧槽不是我翻开的啊!天地为证!
话虽这么说我还是看了。

三月初八 晴
新酿桃花酒三瓶。
祝融赊酒一坛。
三号桌的客人换了衣服。
售出“新雨”一坛。
今天的茶有点苦。
……
三月初九 晴
阿江今日有点吵。
新酿桃花酒一瓶。
新酿梨花酒一瓶。
“青云”配方改良。
五号桌常客孩子好像娶亲了,恭喜。
……
很零散的句子,写的都是平日里稀松平常的小事情。鹿老板写得一手好字,字体并不凌厉,反而有些淡然平和之感。微微有些发黄的纸上排列满鹿老板的字,干净整齐。
阿江看了几页后就有些失了兴趣,瞟到某日的“阿江损坏一坛“穹月”,打工期限增加三月”后噫了一声灰溜溜地滚去干活儿了。
我倒是继续翻了下去。
鹿老板每日不一定写多少,好像就是想到什么就写点什么。写酒,写客人,写天气,写阿江,写某日的吃食,偶尔也会写点关于我的事。我就这么站在鹿老板平日里站的地方,翻着鹿老板平日写的东西,看着鹿老板平日里看的景色。在柜台这个位置恰好可以把酒馆内部尽收眼底,明明酒馆里有人在说话,却感觉十分安静,莫名的有点寂寞。
……寂寞。
大概是,我在这里,看着人间百态,却又不属于这里的感觉……吧。
于是我低头继续翻下去。

……
六月初五 雨
……
明天是墨的成人礼。
她在想的事情不是很难猜。
……
灵婆(后面涂掉了)。

我正在翻页的手指顿了一顿。

六月初六 晴
……
恐高?
(涂掉了一句)
……

六月十三 晴
……
墨从人间回来了,看起来是找到朋友了。
礼物她好像比较喜欢。
……
改进留声术。(用红笔在下面画了一道线)

我看着那道红线,心中微微一动。
这个留声术,应该是我拜托鹿老板改进的那个声音的法术吧……?
我又翻过两页,目光停留在最后一天——也就是今天的记事上。

六月二十五 雪
天气依旧反常。

那个句号晕了很大一片墨水,应是写字的人在那处停顿许久,忘了提笔。
看着那一片墨迹,我突然有点不好的预感。

【TBC】

鹿老板的小日记【?】公开。
感觉有点没写出来……。
想写的是那种,鹿老板每天都在酒馆前台,每天都在看着这个酒馆,看了很久很久,可能是十几年几十年或者更久的,想想都觉得寂寞,但是老板因为待的时间太久了已经没什么感觉了,已经习惯了,然后莫名地养成了随手记点东西的习惯这样……大概。
艾玛我在说啥……。
最近降温了大家多穿点噢(´・ω・`)别感冒了(´・ω・`)

评论 ( 5 )
热度 ( 11 )

© 柒柒柒柒柒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