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百里者全靠死磕


【大鱼海棠】(鹿神x我)酒馆杂工和店老板的爱恨情仇。【10】

人间是个什么地方呢?

在围楼的时候我问过很多人,他们说人间很美,有广阔的大海,白天阳光洒在海面上,轻灵耀眼,夜晚的大海则映满星光,附近有渔人家的孩子会唱很好听的歌。海上有很多的船,破浪而来,又随波而去。

神之围楼是没有海的。

我游出漩涡,跃出海面,一时失了言语。

该怎么形容呢?就好像是置身于无边无际的,层层叠叠的蓝之中,散碎的光点掠过大片的蓝,天空有白色的海鸟飞过,安静却又壮阔。

族人们都化作橘红的海豚,分别向不同的方向游去。岸边有渔家的少年把手摆成喇叭状,朝着我们的方向呼喊。

……人间。

我有点茫然地向前游了一段距离,猛地回过神来。人间的海漫无边际,远处的蓝一直延伸到地平线,我竟不知道该往哪儿走。

我突然想起鹿老板说,向东走。

我下意识地就朝着东方游了过去。

鹿老板有的时候还是很神奇的,与其相信我自己差的要死的方向感还不如按鹿老板随口说的方向来呢。

人间是夏天了。偶尔能看见几块小岛,都铺满了绿色的植被。

夏天是没有山茶开的,我微微有点失落。

大概过了三天——因为我数着看过了三个晚上的星月——以后,我开始考虑是不是要往回游。

我还没有找到阿临。

再找半天吧,就半天。我这样对自己说。

可是如果找不到……我要留在人间吗?

边游边这么想着的时候,我突然看到不远处的海岸边有一朵山茶。

……?!

我几乎是扑了过去,动作很大,溅起了很大的水花。

那确实是一朵山茶,一朵颜色很浅的红色山茶,被植在海岸边,在海风的吹拂下微微摇曳着。

……我的内心有点懵逼,这个时候怎么会有山茶?

我略微打量了一下,旁边是一间很普通的屋子,隐约能看见一个女人忙碌的身影。

我屏住了呼吸,全身的血液似乎都要凝固。

屋子里面的人掀起门帘走了出来,看到我之后一愣,然后微微笑了一下,朝着我走来。

她是……阿临。

她缓缓地走到我的身边,蹲下来轻轻地摸了摸我的头。

她的神色有点惆怅,却还是微笑着,然后开口。

已经一年了啊……你是从围楼里过来的吧?

我看着她的眼睛,发不出一点声音。

啊,我以前也在那里的……恩,不过我留在这里了。

……我的名字是临,可以麻烦你帮我带个话吗?给我的父母,就说……很抱歉没有回去,我……在这边遇到了让我想为他留在这里的人……我现在过得很好,希望他们不要担心。

还有……恩……我最好的朋友,她的名字叫墨……你认识她吗?

我就那么定定地看着她,强忍住要涌出眼眶的泪水。

她歪头想了想,笑着对我说,我最喜欢她啦,恩……除了现在陪在我身边的那个人以外,最喜欢她啦。

你要是去问的话,她应该很愿意告诉你我们的事……她那个人啊。

似乎是回忆起了什么,阿临突然发了一下呆,目光散了一下然后又重新聚焦。

抱歉,走神了一下。阿临很抱歉的笑笑,说,请你帮我告诉她,我在这边很幸福,不要担心我……让她好好地活着,我希望她也能找到喜欢的人,能一直很幸福……你怎么了?

我终于没忍住,眼泪大颗大颗地滚落出来。

阿临看着我,有点手足无措的样子,犹豫了一下,缓缓开口。

你是……墨墨?

我很短促地叫了一声,带着哭腔,听起来有点刺耳。

去他妈的为什么非要变成海豚,这样我一句话都没法跟她说!

真好,还能再见到你……你今年成人礼啦,之前我还很难过没有办法亲口跟你说成年快乐。阿临凑得离我更近了一点,抱住我说。

我也很高兴……能再见到你……我很想你。

可是我他妈只能叽的一声。

阿临却说,我也是。

啊……真好。

哪怕只能他妈的叽的一声,你也能明白我想说什么……真好。

阿临突然想起了什么,松开了我,对我说,我把他叫出来。

哦,好。

我倒要看看是哪个小兔崽子把阿临抢走了!!!!你出来!!!!!

过了一会儿阿临领出来一个长得挺高的小伙子,她唤他阿越。

……这哥们看起来有点凶啊。

阿临对他说,这是我最好的朋友。阿越看着我,很认真的点了下头说你好,然后转头动作很轻的理了一下阿临因为刚刚奔跑而乱了的发丝,目光非常温柔。

阿临就微微脸红地冲着他笑了一下。

看着他俩这样我内心非常复杂……阿临我游了这么远来找你你就给我吃狗粮……

不过,挺好的。

你过得幸福就好。

抬头看看太阳已经升到头顶了,我蹦跶了一下,表示我要回去了。

阿临又过来抱住了我,这回不舍得松手了。

干嘛啦这么伤感,看见你过得好我就很开心啦……你不要担心我,你别哭。

当然这话我说不出来我只能叽的一声表达我内心的活动。

我扭头冲着旁边的阿越叽叽叽叽叽了一顿,大意是你要好好对阿临。我估计他猜出来我的意思了,因为他看着我的眼睛跟我说,我会对临好的。

你要是敢对她不好我就回来咬你,本来我是这么想的,不过看见他们两个的样子,我就觉得不会有这样的事发生。

好啦好啦你们幸福就好啦……

我叹气。

再不走我真的赶不及回去了,于是虽然不舍还是挣脱了阿临的怀抱。

阿临想了想,把那朵山茶摘下来放在我嘴边,我一口叼住吞了下去,反正回围楼以后可以拿出来。

阿临问我,你听见那首歌了吗?我加在坠子上的那首。我点点头,然后阿临说如果我想多放几遍可以去问问鹿长老怎么弄,因为原来那个法术是他帮忙做出来的。

鹿长老??谁???老板????我有点懵逼,却不得不走了。

于是我朝着来时的方向游去,阿临在岸边唱起那首歌,阿越的声音也加进来,男女声重合在一起,十分好听。

……妈的,我有点想哭……突然还莫名的有点想念鹿老板,什么毛病……

反正眼泪流进海里谁也看不见,哭就哭吧……。

回去用的时间比来的时间短,我朝着回去的方向猛冲,赶在下雨之前回到了来的地方,一个猛子扎进了漩涡里。

所以为什么海天之门是这个构造……转的好晕哦。

我缓过神来的时候已经回到围楼了,周围站了一圈儿等待接孩子放学……哦不回家的家长,看表情都十分担心。

我本来已经做好了孤身一人直接回酒馆的准备,却万万没想到在人群中看见了鹿老板的身影。

……回来的时候长老也要在场吗??

这个时候鹿老板也看到了我,然后说了两个字。

啊?你说啥我听不清??

口型好像是……过来?我迟疑地往鹿老板那边靠过去,然后穿过水幕,站定在木地板上。

呃……好巧啊老板?一回来就看见你啦哈哈哈……

恩。我来接你。

……excuse me我的耳朵好像又出问题了他说什么?!

看见我震惊的表情,鹿老板沉默了一下又开口说,阿江哭着喊着说让你快点回来。

……哦……

鹿老板转身,回头看我,我赶在他开口之前说,老板我们走回去行吗!!!

鹿老板似乎想起了来成人礼的路上我的反应,眼里带了一丝笑意,说好。

但是当时我没有意识到这样我会有多尴尬……等意识到的时候已经晚了。

于是,现在,我正和鹿老板并肩走在回家……哦不回酒馆的小路上。



【TBC】

小打杂终于有名字啦!

鹿老板来接小打杂回家啦!

其实阿江的哭喊不是主要原因,鹿老板就是觉得一个小孩儿孤零零地回去挺可怜的,于心不忍【。

好的已经进电影剧情了【。

评论 ( 20 )
热度 ( 23 )

© 柒柒柒柒柒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