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百里者全靠死磕


【大鱼海棠】(鹿神x我)酒馆杂工和店老板的爱恨情仇。【5】

大晚上的,鹿老板突然就仙气飘飘的出现在了我的身后。

我吓了一跳,然后冲着鹿老板……开始猛咳。

不是我想这样的,我就是哭的有点急……呛了一下。

在那么一瞬间,只有一个表情能表达我的内心活动。

一脸懵逼。

好在宽宏大量的鹿老板并没有介意。他淡然地走到我旁边——当然不是扶我起来——把我脚边两坛封得严实的酒挪远了一点儿。

被祝融送到我这儿来有那么委屈么?鹿老板问,却并不看我,只是径自捧起一坛酒,摇了摇酒坛,似乎是在判断酒的成熟程度。

我一个激灵就开始满嘴跑火车:不不不,一点儿也不委屈,老板您英俊潇洒玉树临风我在您店里干活儿心甘情愿甘之如饴啊,我就是看到今晚的月色如此明媚故忽然有了思乡怀人之感……

鹿老板依然沉默,放下手中的坛子,淡淡地抬头看了我一眼。

我闭了嘴。

鹿老板那一眼似是挟了怜悯,不知道是不是我看错了。

我拍拍裤子站了起来,想了想又面朝鹿老板坐下了。

老板我能跟你聊聊天吗。

鹿老板是背对着我的。他摸出一个空的酒坛子,右手指尖一挑便卷出一股清澈的细流,然后引进坛子里。

你说。

恩……我有个朋友。

她……以前住在我家隔壁,我小的时候特别淘,什么都敢干……当年我看长老的头发,那么长,多不方便啊,就跟她说哎,我们去帮长老把头发剪了吧……干完这票后她被她爹妈揍得可惨了。

有所耳闻。鹿老板从树顶的一只竹筐里拈出几片花瓣撒进坛子里,我对花草研究不多,也叫不出那花瓣的名字。

她是木系的,能控制山茶的生长……以前她刚学会这个的时候好不容易弄出了一小片地的花,可高兴了,结果我一不小心就给烧了……一朵都没留,她一天没跟我说话。

她特别喜欢吃桃花酥,春天的时候逼着我去给她摘桃花做东西吃……可蠢了,每次吃东西都掉一地。老板你记得上回我做的那个桃花酥吗,那个馅儿我试了好多次才弄出来的,三分甜,里面加一点儿柠檬,不腻。

以前她教我吹叶笛,就外面随便摘的叶子,我学了好久都不会,她还笑话我……也不知道是谁连树都够不到还得我帮她摘叶子……

她有个小本子,成天在上面涂涂画画的,画得又快又好看……每次看见师父和松子哥路过都两眼放光,我是不懂……很开心的样子。

之前她好奇被嫘祖姐姐染色的水和原先的有什么不一样……喝了两杯以后拉了一晚上肚子,还评价说味道没什么不一样……蠢死了……

冬天的时候我们俩一起大晚上去屋顶上看星星,看下雪……我带点点心,她就拿两个烤地瓜……每次吃完都抢我的。

……

……她大我两岁,特别想去人间看看……她……去年参加了成人礼……

结果就再没回来。

我再说不下去。

那首曲子是她教我的,在她成人礼的前一个星期。

我还记得当时她眼里期待的光,可是几天后却再也没有见过她,我甚至不知道她现在身在何处,是死是活。

她为什么不回来?她现在过的怎么样?

全都不得而知。

这么难过,不如忘了她?鹿老板完成了酿酒的工序,捧起坛子转身问我。

我没有回答,这又怎么可能呢。

我觉得……她一定是希望我记得她的。

如果我不在了,我也是希望有个人能……一直记得我的。

不早了,早点去休息吧,怎么说你也是祝融的徒弟,该照顾我还是会照顾一下的。但若是明天早上晚了……就罚你自己做完整个酒馆的清扫。鹿老板轻笑了一声,留下这样一句话,从树上跃了下去,稳稳地落在地上。

……???这么高老板你怎么做到的???

等等他刚才说什么?扫酒馆??自己??!

我的妈,我还是赶紧去睡觉吧……我起身,又眺望了一眼远处灯光明明灭灭的围楼,觉得吹来的风似乎都清爽了一些。

不知不觉中,我似乎不那么难过了。

【TBC】

这章已补完x
修了个bug。

可能要开始刷好感了,对就是这么回事儿。

完了我好担心苏起来啊……

这个阿临吧就是椿要走的时候凤说没回来的那家的女儿,私设x不会起名字抽了基友名字的一个字儿x

鹿老板现在对女主的感觉就好像是长辈对正在成长的晚辈的感觉,甚至还没到这种程度。

就是个后辈送来的小勤杂工←现在大概这样xxx

评论 ( 10 )
热度 ( 20 )

© 柒柒柒柒柒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