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百里者全靠死磕


【大鱼海棠】(鹿神x我)酒馆杂工和店老板的爱恨情仇。【2】

包吃住是真的,只不过饭要自己做床要自己铺。

鹿老板是个实在人,他跟我说我有一天的试用期,做得好就留下,做不好就退货。

……又不是我想来的!?

人在屋檐下哪能不低头,花了一秒钟寻思了一下如此开口的后果后,我一脸狗腿地朝着鹿老板笑了笑,问老板需要我干点啥?

鹿老板头也不抬,说去厨房,问里面的人。

前往厨房的路上我暗搓搓地环顾了一下四周,店里多是喝酒的客人,偶尔有的人面前摆着点花生米毛豆之类的下酒菜。确实如鹿老板所说,看起来动火的地方不多。

厨房里的哥们一脸痛苦地窝在小板凳上剥花生米,炉子上烧着一壶水,咕嘟咕嘟快要溢出来他也不管,我绕过他过去关了火。

他似乎才注意到我,停了手里的活,眼睛放光地问,你是新来的帮工?

呃……是的,老板说让我问你需要干啥……

也就是招呼招呼客人上上酒什么的!我们这儿的活儿可轻松了!!

……可是兄台你的眼神有点飘啊。我挂上一幅迷之微笑,并没有说出口。

剥花生米的哥们装模作样地咳嗽了一声,开口道,总之就是,客人来了你招待,客人走了你收拾,任劳任怨不喊苦,老板万岁么么哒。

……等等最后一句是什么玩意??!

哥们你叫什么名字啊。我机智的转移了话题。

花生米兄挠挠头,说你叫我阿江吧,江河湖海的江。

后来我才知道,这个阿江兄弟是因为不小心砸坏了鹿老板正在酿的酒才在店里打工赔钱赔罪的。后来发现在店里打工也不错,时不时还能尝到点鹿老板新酿的酒什么的,就在赔完钱以后继续留在店里打工了。

言归正传,杂工嘛,就是到处忙活的。阿江兄弟告诉了我一些具体注意事项,比如各种酒的价钱啊之类的,就把我推出了厨房,并附赠了一句外面就交给你了啊加油啊不要让我们失望啊!

……什么时候给你的希望?

我叹了口气,挽起两只袖子,开始了我苦逼的杂工生活。

那个时候酒馆其实人不多,招呼了几位客人上了几壶酒,收拾了几个客人留下的酒杯盘子之后我就闲下来了。看看快到午饭点儿了,我寻思着搞点东西吃。

上司是要讨好的,于是又我狗腿地去询问了鹿老板,问老板您有什么喜欢的口味吗?

鹿老板沉思片刻,说没什么特别喜欢的,然后亲切地向我表示,厨房里的东西随便用,想吃什么做什么,做好给他带一份儿就行,做得不好吃就退货。

……为什么又是退货??还有我不是厨师啊???

话到嘴边还是咽了下去,怎么说也是“修行”,哪有第一天就被踢出去的,多丢脸啊。

于是我又回了厨房,看见阿江兄弟已经开始点头了。我拍了他一下,他猛地抬头睁大双眼说老板我没休息我特别精神……咦是你啊。

……是我。厨房有啥能用的菜吗?

你要做饭啊?给我也带一份儿呗。阿江拍拍屁股起身,伸手指了一下堆在一边的一大堆东西,说你随便用,做什么都行。

我跨过地上的一堆花生皮,阿江在后面叨叨叨,说这挺多都是顾客送的,有的就用肉啊菜啊什么的抵个酒钱,反正这东西也不能坏。

你们平时不开火啊?

不怎么开,想吃就去随便买点……我不会做,老板懒得做。平时也就煮点花生米毛豆什么的。

好惨啊。我感叹了一下,顺便求阿江帮我调个面糊。

我舀了两盒大米倒进锅里,又加了点糯米,倒水开火盖锅盖。拎了块猪肉出来剁成肉馅,又翻出几根藕,洗净去皮切片,把肉馅夹进两片白生生的藕里,迅速地把藕盒扔进阿江调好的面糊里又捞出来,下到已经冒泡的热油里,看藕盒在油里翻腾出金黄的颜色。

第一批藕盒出锅的时候阿江偷偷摸摸地顺走了一个,被烫得差点把那只藕盒扔在地上,还以为我没看到。吃完以后他看着我的眼神就夹杂了敬佩之情,难以言喻的那种。

你真的不考虑开个饭店什么的吗?

我是来修行的。当时的我大义凛然地说。

……现在想想都耻。

做完了以后我盛了一份儿藕盒一碗饭给老板,战战兢兢地送过去,老板吃完以后没什么反应,也没提退货的事儿,我就无比忐忑地滚去干活儿了。

结果过了一会儿鹿老板亲自递来一张纸一支笔,让我把会做的菜写在上面。我花了一个下午绞尽脑汁地写了一长串儿,其间忽略了忙得脚不沾地的阿江同志的怨念的眼神。

呈给老板的时候,他边看边用红笔在上面圈菜名,然后说把这个给阿江吧,让他写张食谱。

我瞅了一眼画红圈的菜名,都是些可以当下酒小菜的东西,好做不难吃。

怪不得人家是老板呢,这商业头脑没的说啊……

……然后我稀里糊涂地就通过了试用期,鹿老板似乎很满意酒馆的可盈利范围又扩大了一点。

【TBC】

私设鹿老板是会酿酒的,要是不会的话这个地方上哪儿进货去……

私设这里食物基本不会坏x……那么多能控制植物的人种出来点不会烂的菜不行吗!【捂脸

评论 ( 2 )
热度 ( 24 )

© 柒柒柒柒柒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