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百里者全靠死磕


【韩文清x我】失忆症。

周五晚上突然头疼,趴了十分钟起来像失语了一样,说话说不明白,思维混乱,有的东西想不起来,当时确实是有点吓到我了。

然后立刻就去睡觉了,在床上躺着的时候右手从手指到手掌到整条胳膊逐渐变麻,然后舌头开始麻,不知到怎么回事,反正挺懵。

还好第二天早上起来以后一切正常。

就写了个这么个东西,未完,不知道什么时候有空再写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写完,最近学习超级忙卧槽。

考试进步了开心。

OOCOOCOOC,感觉老韩的性格把握得不太好……

但是脑海里突然出现的男主角就是他啦哈哈哈。

不要脸地打了TAG哈哈哈。

OOCOOCOOC,男神x我,韩文清韩文清韩文清。

大概是失忆梗?差不多,不知道到最后这篇能写多少。

以下正文,文笔奇葩写文渣,不喜请点小红叉,谢谢。


—————————————————————————————


今天是我失忆的第三天。

大概可以这么说吧,因为我完全不记得三天以前的事了。

有记忆的第一天的早上,一个长得很严肃的高大男人推门进来,朝我点了点头,似乎算是道早安,然后拎起包准备往外走。

我迟疑了一下,攥紧了手里的被子,开口问,你是谁?

男人停下了脚步,转过头来盯着我看了几秒,然后叹了口气,把包放回原处,从里面摸出来一部手机,出了门。

他似乎只是出去打了个电话,门外的声音模模糊糊的听不真切,好像是在请假。

两分钟之后他推门进来,跟我说衣服在柜子里,穿好衣服再出来,他去准备早饭。

我哦了一声,看着他出去了。

柜子里的衣服一半是男款,一半是女款,抽屉里还有内衣,收拾的整整齐齐。我是没有心情去搭衣服的,随便拽了身衣服穿上就出去了。

我好像以前确实是住在这里的——因为我知道厨房的位置。

那个高大的男人正在做早饭,系了个黄色小花的围裙,有种奇怪的反差萌。我小心翼翼地凑过去问他需不需要我帮忙,他说不需要,让我去餐桌前坐好。

等我们两个都在餐桌前坐好以后,他告诉我他叫韩文清,是我的丈夫。

我低头戳了一下煎得全熟的蛋,然后抬头跟他说对不起。

他递过来一杯牛奶,说没关系。

你不问问我为什么说对不起么?

他沉默了一会儿说,上次已经问过了,你说把我忘了还耽误我上班,给我造成困扰,很对不起我。

……看来是真的问过啊。

嗯。

以前这种情况发生过很多次吗?

不是很多。这是第三次。

我不再说话,低头安静吃饭。对面的人也不再说话,说实话在这种情况下我还挺感激他的沉默。

因为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早饭后我拜托他给我讲讲我的事和他的事,他同意了。

我本来是个编辑兼作家,失忆以后就索性辞了工作,在家里安安稳稳地写书。

说到这里他拿来了一台电脑,说是我平时用的那台。

开机需要密码,我下意识就输入了0331,电脑叮的一声后出现了蓝天白云的界面。

我有点发愣,看了眼蓝天白云,抬头问他0331是什么。

他说是他生日。

真的假的啊?!

他伸手把电脑转过来,打开了个什么界面,输入了几个字,又把电脑推了回来。

我探头过去看,被百度百科的韩文清词条震惊了。

我花了十分钟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张了张嘴不知道说什么,只能干巴巴地哇了一声。

……那个“已婚”的介绍是指我吗?

嗯。

……哦。

又是一阵长久的沉默。

韩文清不像是个会找话题的人,我只好硬着头皮开口。

那个,我们出去转转?说不定能想起点什么。

他说好,起身去给我找羽绒服,我穿上以后他似乎还想帮我拉上拉链系上扣子。

我不由失笑,说韩哥我是失忆又不是失去生活自理能力。

他手上的动作停了一下又继续,说你以前也是这么叫我的。

诶?韩哥吗?

嗯。

他弯腰给我扣扣子,我一低头能看见他的发旋。

在门口穿鞋的时候他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转身回了卧室,出来的时候手上多了条围巾。

他大步走过来,把那条白色的长围巾在我的脖子上缠了两圈。

我的脸全被埋在围巾里,只露出一双眼睛。

韩哥你看我像不像北极熊?

他轻笑了一声,神色温柔。

讲真,虽然韩文清长得比较严肃,可是笑起来还是很好看的。

我一恍神的功夫韩文清已经打开了门,回头叫我出来。

走了。

哦哦来了!

——我觉得现在的感觉,以前也是有过的。

评论 ( 2 )
热度 ( 45 )

© 柒柒柒柒柒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