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百里者全靠死磕


【男神x你】他/你出征前

内含荀飞盏,岳银川和小皇帝_(:з)∠)_
ooc有
前两个是他们出征,小皇帝的是你出征。

【荀飞盏】

“胡闹!”
听你说想随他一起出征,荀飞盏少有地厉声呵斥了你。
你咬了一下嘴唇,眼眶微红,沉默地盯住他的双眼,荀飞盏皱了皱眉,半晌轻轻地叹了口气。
“军中不比城里,行军打仗变数太多,你随我出征,可能会有危险。”
你想开口反驳,却又听得他开口道:“我知道你不怕危险——可是我怕!”
“我怕你……万一受伤,万一我顾不上你,万一你——”
他的话语突然断在那里。
你抬头看他,他却别开了脸,你只能看见他的嘴唇在微微地颤抖。
“我已经……不想再失去任何人了。”
你有些无措,上前一步想说些什么,他却一把将你揽进怀里。
“在这里等我。”你的额头抵在荀飞盏的胸膛上,看不见他的脸,只听见他说,“我保证,很快就回来,”他顿了顿,很轻地笑了一下,“……平安回来。”

【岳银川】

“夫人,”岳银川头疼地按了按眉心,有些发愁地看着你道,“我就去打个仗……用不着带这么多东西吧?”
你回头瞪了他一眼,他立刻举起双手,做出无辜的样子,讨好地冲你笑了一下。你没好气地转过头继续收拾,嘀嘀咕咕地说他哪次打仗不是过好长时间才回来,军营条件本就艰苦,多带点东西怎么了?
岳银川在你背后看着你,听见你说他傻了吧唧的,一个没忍住轻轻笑出了声。
他起身,走到你身边,蹲下身按住你收拾东西的手。
你抬头看他,发现他正目光炯炯地看着你,你心跳漏了一拍,眼神有些慌乱地游移了一下,开口问他做什么。
“夫人,为夫要走了,会不会想为夫?”
你别过头去不看他,说不会。
岳银川失笑,伸手把你抱进怀里。
“……可是我会,我每次行军,在军营中都很想你……于是就想着,绝对不能死在这里,因为你还在家里等着我。”
他轻轻地吻了一下你的额头。
“等我回来。”

【萧元时】

你出征前一天,萧元时单独召你见面。
接到传召时你正在想出征前对将士训话应该说什么,你一向不太会说话,这些东西搞得你头疼。
时间紧急,你随便挑了件常服就进了宫。进了大殿,萧元时屏退了左右,殿中只余你与萧元时二人。
你跪地拜见他,他却急急地走下龙椅扶你起来,“没有旁人在,姐姐不必多礼。”
你谢恩,站直身体,发现不知不觉间萧元时已经长到了和你差不多的个头。看着他快要褪去稚气的脸庞,恍惚间又把他如今的身影和几年前那个有些怯懦的小皇帝的身影重叠了起来。
“姐姐……可是身体不适?”见你半天不说话,萧元时扶住你的肩膀,有些担心地开口道。
你回过神来,抱歉地说没有,只是想起了一些往事。萧元时松开手沉默了片刻,问你最近过得可好,这次出征准备的如何,你也一一告诉他,末了小小地提了一下训话不知该说什么的烦恼。
“这有何难!”萧元时听过之后笑了起来,随后教你,如何开头,如何激励将士,该用什么样的语音语调才能更令人信服。
“姐姐还是……一样不擅长这些。”萧元时说。
你有些不好意思的低头红了脸。你自幼对书本不感兴趣,偏爱武学谋略,做了将军后也不愿读那些繁复酸腐的文字。
“姐姐若是想学,”你抬头,正巧对上萧元时的眸子,“朕可以教你。若是不想学……朕可以替你来想这些东西。”
他的眼睛太过明亮,以至于你有些不知怎么回应。半晌你抬手摸了摸他的头,笑着说,陛下长大了。
萧元时突然有些泄气,看向你的眼神中有些不满:“朕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朕——”他张了张嘴,终是没有再说什么,只转身几步上了台阶,又坐回了龙椅之上。
你缓缓跪下,郑重地向萧元时辞行。
萧元时看着你,起初没有做声,片刻后又起身,叫了你的名字。
“……朕命你,率我大梁士兵,平叛除乱,收复失地,卫我大梁河山,护我百姓平安!”
你领命,叩首谢恩,却又听到萧元时继续说了下去,声音里带着点不易察觉的颤抖。
“还有,命将军你……活着回来。”

【END】

评论 ( 2 )
热度 ( 60 )

© 柒柒柒柒柒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