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百里者全靠死磕


【大鱼海棠】(鹿神x我)酒馆杂工和店老板的爱恨情仇。【19】

说来也是奇怪,我会打麻将,却完全记不得是谁教会我的。好像我小时候就会玩儿,来酒馆以后打牌,也是直接上手没什么学习的过程。不知是不是因为当时太小,所以记不得是谁教我的。
我打出一张红中,右眼皮一跳,对家的灵婆轻描淡写地碰了一下。上家的灵婆摸了张牌,又很快把那张牌甩了出去,牌组一推,自摸。
今天我的手气委实不算好,摸得一手烂牌,已经看着身边这群灵婆赢我七局了。
第八局开始的时候,对家灵婆瞧了我一眼说,要不要赌点儿什么?光打麻将多没意思。
我头也没抬,伸手直接摸了牌,说不赌。
开玩笑,赌博可是种看运气的东西,我这么非,赌个球啊,又不是在酒馆有老板的欧气加持。况且面前的灵婆和我师父明显不是一路货色,祝融赌钱,他就不知道赌什么了……要是跟这么个神叨叨的家伙赌了什么奇怪的东西我不是完了么。
对家灵婆看起来有点儿遗憾,伸手摸牌,然后突然笑了起来。我悄咪咪地用关怀傻子的眼神看了他一眼。
这把摸了一溜儿的对儿,运气好能凑出来个七对子。谁知道这把还是一样的手气差,完全摸不到想要的牌,想改牌面也特别困难,完全不知该从何下手。
于是我又输了第八局。下家灵婆给上家的放炮了,上家胡了个三暗刻。
右眼皮一直跳,感觉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我起身想告辞,却在起身的一刹那又坐了下去——一只黑猫窜进我怀里,生生地把我压回了座位——这可不是一般猫的重量。上家的灵婆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了,怀里的黑猫眼神炯炯地看着我,眼瞳绿幽幽的如同鬼火一般。
对家灵婆两手交叉撑住下巴,语气轻松地说,小姑娘,夫——你们鹿老板叫我多留你一会儿,别急着走啊。
老板让我留这儿?
灵婆笑了笑,招呼我腿上的黑猫下来,片刻那猫又变为人形坐回原位。我只觉得瞬间身上没有了重量,噌的一下站了起来。
鹿老板为什么让我留在这儿?
自有他的用意。灵婆又笑,却不再说更多,只是说,不如再陪我打一把吧,小姑娘?
回去的船不会自己开,毛怪听的也是灵婆的话,就算我想回去,现在也回去不了。游泳更不是个好的选择,路程远近不说,水的深度我不知,水里有什么我更是不知。鹿老板之前的话在我脑海里闪过,犹豫片刻,我还是坐了下来。
第九局我摸了一手的万字牌,听五万的时候下家灵婆居然放了个炮,前几局这家可没干过这种事儿。我推牌,胡了清一色一条龙。
对面灵婆起身,一挥手,我身边的两个灵婆又化为黑猫,灵巧地跳出屋子,悄无声息。
剩下的一个灵婆扣下了手底的牌,说打了这么久不如出去走走,人老了就是禁不住多坐。
我没出声,心中暗道你刚刚拉我坐下打牌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
外面的天空依旧阴沉,我看着这天,右眼皮又跳了起来。
小姑娘有什么事需要帮忙么?灵婆不知从哪儿又弄出一只猫,那黑猫趴在他怀里,眯起眼睛很是舒坦地享受灵婆的抚摸。
没有。我斩钉截铁地回道。
灵婆不气不恼,神态自若地说,那你以后若有什么事情想要知道,可以来找我,不过要跟我做个交易。
……我很穷的,做交易你可找错人了。
灵婆嘴角勾起一抹奇异的弧度,说我做交易,从来不用钱。
那你——
我话还没问完,只听远处传来隆隆地巨响,浅灰色的天空突然变得如同浓墨一般颜色,密密麻麻地压了下来。
灵婆看着下面,摸了把怀中的猫儿,似是不经意地、轻描淡写地道,这下面脏东西不少,是该好好洗洗了。
我心头猛地一跳。
巨响持续了不久,接着一道巨大的水柱出现在围楼中央,只不过片刻,又重重地砸了下来。紧接着越来越多的水柱从墨色般浓重的天空中漏了下来,越来越多,逐渐漫过了整个围楼。
——海水倒灌了。

TBC

emmmmm之前一直在想这里怎么写,推了好几个设定,感觉还是奇怪……
总之下次再开文的话要写大纲 嘤嘤嘤

评论 ( 14 )
热度 ( 12 )

© 柒柒柒柒柒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