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百里者全靠死磕


【大鱼海棠】(鹿神x我)酒馆杂工和店老板的爱恨情仇。【18】

如升楼如同围楼的隐藏副本,我之前从未听说过,更别提去了。路上我一直安安稳稳地缩在船上,多次试图跟撑船的毛怪说话,可惜都没有得到回答。
当我马上就要睡着的时候,船很轻地撞了一下什么东西,我迷迷糊糊地起身,看见一个人站在船边,似笑非笑地看着我。
夫诸叫你来的?那人开口,声音有点沙哑有点滑稽,上下打量了我一会儿,转身袖子一甩,又开口,说跟着我走。
我弯下腰一把抄起盒子,几步跳上岸,小跑了几步跟在那人后面,又放慢脚步,想了想,小声开口问到,夫诸是……鹿老——呃,鹿神?
前面那人脚步顿了一下转过头来看我,然后又转回去迈开步子说,你不知道?
我不知道啊我……
一只猫儿飞快地掠过我脚边,轻快地窜进前面人的怀里,我伸长脖子瞅了一眼,又问,您是灵婆?
前面的人哈哈笑了两声,伸手抚摸怀里的黑猫,说是啊。
鹿老板托我给您送东西——
我知道,你先拿着吧。灵婆说得十分轻巧,话语中透出几分心不在焉。
……我的妈哎这人感觉好神啊。
会打麻将么?
啊?我?
除了你还有别人么?灵婆走到一扇门前,把怀里的黑猫放在地下,起身推开门,又转头瞥了我一眼。
会……不过最近没怎么打。
最近来酒馆的人不多,来了有心情搓麻的人也没几个,于是酒馆里那套麻将已经好多日子没人动过了。
屋子里赫然是一台麻将桌。灵婆在旁边的柜子上取下一套麻将来,在桌上放稳,然后问我要鹿老板的东西。我忙递给他,他接过以后不慌不忙地打开盒子,先用食指和大拇指捻出一封信来,又把盒子带着里面的东西放在一旁刚刚放麻将的柜子上。
坐。灵婆很悠然的招呼我,自己在椅子上一靠,才不紧不慢地撕开信封,抖出里面的信纸展开来读。
我抬眼看了一圈室内,有些忐忑地坐在灵婆对面,又看放在我面前的麻将。
……卧槽,这个是不是玉的!我瑟瑟发抖。
对面的灵婆很快读完了信,只往空中一扔,信纸就燃了起来,不多时便化作灰烬。
这小子,灵婆一边摆麻将一边开口,挺护犊子啊。
啊?
灵婆没理会我这个问,似乎是看我对玉的麻将不太敢下手,笑着开口道,夫诸那儿有套麻将,比这还贵呢,这怎么就不敢下手?
我一脸懵逼,鹿老板那儿就一套麻将啊……等等。
老板明明说那个就是普通麻将啊,看着完全没啥特别的,就是稍微重了一点儿,自摸的时候一撂牌特别爽。
他就糊弄你们玩儿。灵婆嗤笑一声,说磕了碰了不算你的,这回敢上手了么?
噢你早说啊。
回过神来我发现桌前还是只有我们两个,忍不住开口问了句,您等人么?
灵婆朝着旁边两只黑猫点了两下,笑说等什么人,这就够了。两只黑猫化作灵婆的模样,各自在我上家下家位置坐好。
我不由得打了个寒战。
我突然想起,鹿老板刚刚在路上,断断续续地和我还能聊两句天,进了这如升楼之后,再也没出过声。
发什么愣呢摸牌啊。灵婆在我对面,一手托着下巴一手用四指轮流轻敲桌面,似笑非笑地看着我。
我咽了口唾沫,伸手摸了第一张牌。

tbc.

评论 ( 8 )
热度 ( 10 )

© 柒柒柒柒柒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