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百里者全靠死磕


【大鱼海棠】(鹿神x我)酒馆杂工和店老板的爱恨情仇。【19】

说来也是奇怪,我会打麻将,却完全记不得是谁教会我的。好像我小时候就会玩儿,来酒馆以后打牌,也是直接上手没什么学习的过程。不知是不是因为当时太小,所以记不得是谁教我的。
我打出一张红中,右眼皮一跳,对家的灵婆轻描淡写地碰了一下。上家的灵婆摸了张牌,又很快把那张牌甩了出去,牌组一推,自摸。
今天我的手气委实不算好,摸得一手烂牌,已经看着身边这群灵婆赢我七局了。
第八局开始的时候,对家灵婆瞧了我一眼说,要不要赌点儿什么?光打麻将多没意思。
我头也没抬,伸手直接摸了牌,说不赌。
开玩笑,赌博可是种看运气的东西,我这么非,赌个球啊,又不是在酒馆有老板的欧气加持。况且面前的灵婆和我师父明显不是一路货色,祝融赌钱,他...

【大鱼海棠】(鹿神x我)酒馆杂工和店老板的爱恨情仇。【18】

如升楼如同围楼的隐藏副本,我之前从未听说过,更别提去了。路上我一直安安稳稳地缩在船上,多次试图跟撑船的毛怪说话,可惜都没有得到回答。
当我马上就要睡着的时候,船很轻地撞了一下什么东西,我迷迷糊糊地起身,看见一个人站在船边,似笑非笑地看着我。
夫诸叫你来的?那人开口,声音有点沙哑有点滑稽,上下打量了我一会儿,转身袖子一甩,又开口,说跟着我走。
我弯下腰一把抄起盒子,几步跳上岸,小跑了几步跟在那人后面,又放慢脚步,想了想,小声开口问到,夫诸是……鹿老——呃,鹿神?
前面那人脚步顿了一下转过头来看我,然后又转回去迈开步子说,你不知道?
我不知道啊我……
一只猫儿飞快地掠过我脚边,轻快地窜进前面人的怀里,我伸长脖...

【大鱼海棠】(鹿神x我)酒馆杂工和店老板的爱恨情仇。【17】

松子哥和师父最近很少来店里,好像在忙什么事情。鹿老板看起来倒是很闲,每天喝喝茶酿酿酒很是自在。
句芒哥前几天来找过老板一次,也不知说了什么,我想凑过去听墙角的时候被鹿老板一个凉凉的眼刀打了回去。
不听就不听嘛这么凶干嘛!
我委委屈屈地缩回厨房。
过了不久,鹿老板掀开厨房门口的帘子,拿着一个盒子进来,说叫我去送点东西。
如升楼,给灵婆。
我一脸懵逼地接过盒子,小心翼翼地开口道,如升楼……怎么走?
鹿老板沉默了一下,转身回去柜台,半刻钟后又掀开帘子,脸色微沉地用指尖在我额头戳了一下。
我只觉得额头突然凉了一下,接着脑海中就出现了流动的景色,从酒馆朝一个方向不断延伸,一直到了一个伫着石像的断崖边。
到了那儿会有人接你...

我其实。
真的还是很希望,所有人都忘记了我的时候。
能有个人,发现我不在这里,
找到我。

【大鱼海棠】(鹿神x我)酒馆杂工和店老板的爱恨情仇。【16】

我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一转头,鹿老板正站在我床边闲闲地翻书。
我吓得一个激灵就坐起来了。
鹿老板看都不看我,又翻过一页,问,醒了?
醒了醒了!我下意识地回答,而后猛地想起昨天晚上自己干了什么。
噢,我和阿江喝酒来着。
然后……没有然后了我断片儿了……
哎那为什么鹿老板会在我这里。
鹿老板合上手中的书,说,既然醒了,那就松手吧。
我低头一看,手里居然抓着鹿老板的衣角,那一块已经皱巴得不成样子了。
我一脸懵逼,然后讪讪地松开手,冲着鹿老板缓缓露出一个讨好的微笑。
老板我——
上工。鹿老板干净利索地打断了我,转身拿着书就走了出去。
我头疼欲裂,心里暗暗叫苦,赶紧爬起来收拾了下衣服,喝了桌子上不知道谁放的醒酒汤就急急...

【大鱼海棠】(鹿神x我)酒馆杂工和店老板的爱恨情仇。【新年番外】

一个新年番外(´・ω・`)
小可爱们新年快乐(ฅ>ω<*ฅ)
真的非常感动有小可爱能喜欢这篇文,真的非常感谢你们的喜欢。
新的一年也请多多指教啦(´・ω・`)非常感谢ε==(づ′▽`)づ

———————————————————————

我是被鞭炮声震醒的。
这种事情简直难得,酒馆离围楼有点远,所以一般那边的声音都传不到这里来,今天居然这么大声,想必是很多人都在放鞭炮。我慢吞吞地蹭下床,趿拉着拖鞋睡眼惺忪地往外走。
我本来以为这么早个点儿酒馆应该没人,结果刚一下楼就看见鹿老板站在柜台前,吓得我差点一脚踩空。
鹿老板听见声音,抬头淡淡地看了我一眼,然后维持着“……”的表...

【大鱼海棠】(鹿神x我)酒馆杂工和店老板的爱恨情仇。【15】

阿江这两天经常坐着他从厨房拎出来的小板凳,大晚上的在酒馆门口怔怔地望着天空发呆,时不时还叹口气,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在柜台给鹿老板新酿的酒标号分类,突然听到阿江问,你有没有喜欢过什么人呀。
没有……吧。我迟疑了一下,把手中的纸写上数字粘在酒坛上,回答道。
也是,小孩子懂得什么喜欢……阿江说着似乎觉得有些好笑,声音渐渐小了下去,起身去厨房不知从哪儿摸出一坛酒,拎着酒坛子又坐回门口,路过前台的时候还顺了两只杯子。
我觉得有八卦可挖,于是暗搓搓地拎了一袋瓜子一壶茶,又寻了张小板凳坐在了阿江旁边。
有故事啊你这?我拈起一颗瓜子,咔擦一声嗑开,问到。
阿江不语,倒了半杯酒在茶杯里,也不喝,只是缓缓地摇晃着茶杯,望...

马上开学了(๑ºั╰╯ºั๑)
这几天可能……又不更了……【不不不不要打脸】
我我我有空会写的〒_〒

【大鱼海棠】(鹿神x我)酒馆杂工和店老板的爱恨情仇。【14】

我把鹿老板的小日记放回原处,装作没有人动过的样子。
鹿老板果真回来的很晚。打烊后又过了一个时辰,本来我靠在门框上都快睡着了,突然看见远处模模糊糊有个人影朝酒馆这边过来,一袭单衣在风雪中猎猎飞扬。我心里估计着应该是鹿老板,拎了件厚披风出门,走近一瞧果然是他,一头一身的雪,脸色看上去也不好,吓得我赶紧把披风披他身上然后转头回酒馆找毛巾准备热水。
拿毛巾出来的时候就看见鹿老板已经挑了离门口最近的座位坐下,神色凝重地看着外面飘雪的天空发呆。我走过去用毛巾拍掉鹿老板身上的雪,说老板你记得一会儿去洗个热水澡啊,我水都放好了,不然很容易感冒的。
鹿老板轻声说了句谢谢。
不用谢不用谢,老板你以后这种天气出去记得多穿点...

【大鱼海棠】(鹿神x我)酒馆杂工和店老板的爱恨情仇。【13】

雪一直没停,鹿老板出去也没带个披风什么的,我有点担心他的小身板遭不住这风雪,怕是要感冒。
鹿老板不在我只好临时兼职前台,体力活干多了都快不会算账了。还好这个时候客人不多,倒也不麻烦。我半个身子压在柜台上,左手托腮,看着店里的客人们,右手百无聊赖地转着鹿老板的毛笔玩儿。
啊,这时候要是有个账本看上去就更像样了……等等?
我小心翼翼地拉开柜台的抽屉,发现,鹿老板总是拿着的小本子安安静静地躺在里面。
哇塞居然不是我看错了,真的没带走啊!
我颤抖着抽出那个看上去超级普通的蓝色封皮的小本子,放在桌面上很认真地考虑要不要看一下……不不不不能看,这算是侵犯个人隐私了吧,我是个遵纪守法的好公民……可是好想看哦,一辈子可...

© 柒柒柒柒柒拾 | Powered by LOFTER